卫健委:4月1日起通报中增加无症状感染者相关情况


到了1958年解放军炮击金门之时,郝柏村已升为师长,就在小金门前线。后来面对“台独”势力称金门炮战“与台湾民众无关”时,他说,麾下十分之一士兵是台湾人。

在他看来,两岸统“独”不仅是政治问题,也是战略问题,亦是力量强弱问题。武力战对台湾而言就是死路一条,且时间已站在大陆那边。“台独是绝路,我们绝无必要冒险,不能以台湾2300万人的生命财产,作为少数人‘台独’国父梦的豪赌资本。”

虽然曾与大陆兵戎相见,但郝柏村一直认为根在这边、思乡心切。

“保台反独绝非空,但悲不见中华同,两岸和平统一日,家祭毋忘告乃翁。”郝柏村仿效南宋诗人陆游作诗一首。

同时,重视轻症患者的治疗,减少病毒载量,切断轻症向重症的转化途径。严格落实院感防控措施,4万多名援鄂医务人员无一人感染,最令人欣慰。据越南卫生部3月31日消息,越南当日新增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截至记者发稿,该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207例。

郝柏村学的是炮兵专业,毕业后来到重炮部队。相对于直接与日军搏杀的步兵,担任火力支援任务的炮兵不在第一线,这或许也是郝柏村没有殉国的原因。不过也有惊险时,1938年底日军攻陷广州。在撤军的过程中,郝柏村所乘的车辆遭日本军机扫射,身边的驾驶员当场牺牲,他也满头是血。伤愈之后,他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直到75年后,他在医院体检时才发现,头骨上竟然还嵌着一枚金属弹片。

1999年4月4日,在阔别家乡盐城61年后,无官一身轻的郝柏村与夫人郭婉华带领儿孙、亲友50多人首次返乡祭祖。一个甲子的光阴,飘泊在外的游子终于归来。在父母坟前,郝柏村长跪不起,泪流满面。

作为蒋经国时代的参谋总长、李登辉时代的行政机构负责人,郝柏村以“九二共识”亲历者的身份谈了看法:“九二共识”是台湾人民现阶段安全福祉的保障;是走向和平统一的正道,统“独”没有模糊地带,过去以“中华民国”为招牌的“台独”时机已过去了,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,以“虚统”掩护“实独”的时代过去了。

郝柏村在《回忆录》自序中说,他所参与过的保台战役,绝非是为了台湾“独立”,保台反“独”是他的终身目标,和平、民主、均富、统一是挡不住的历史巨流。最令他忧心的是,台湾人不认同中华民族,必将带来无穷灾害。

19岁的郝柏村少尉带着父母和妹妹来到县城照相馆,拍了生平第一张全家福照片,结果也成了最后一张。二老在1940年与1944年先后病故,身在抗日前线的郝柏村无法尽孝。这张照片一直陪伴着他,从大陆到台湾。